广州书皮纸种类联盟

大城市的户口,一个近在咫尺却遥不可及的门口

城中村故事 2018-06-18 16:28:41

前些天在朋友圈看到一个外国华裔在说:外国人对中国户口问题不能理解,为什么同是中国人却不能在同一片土地上享受同样的福利?


“我们时代的罪与罚”

想起上个月在广州听打工作家王十月和文学泰斗陆天明老师的文化沙龙“我们时代的罪与罚”,王十月老师说每当他接受荣誉表扬的时候,他都想起自己在深圳打工的那段岁月。

从老家一人来到深圳打拼,住在一个废弃的烂尾楼里,早出晚归工作,还要时时提防城管的检查。

在那一个无助的夜晚,他为躲过居住证的检查,爬上了顶楼,收起了楼梯。一个女生在下面祈求他放下楼梯。当时的他是完全有时间拉那个女孩一把,然而由于过于害怕,对在楼下呼喊救命的女生视而不见,眼睁睁地看着他被抓走。他说,他有罪。

一个功成名就的作家,面对那些不堪的往事的时候却是无比地坦然,为自己曾经犯过的错懊悔和自责。

我仿佛看到他在夜晚被愧疚和不安折磨得彻夜难眠,一字一句地敲下一个个故事。

文字,便是他最好的救赎。

我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他的文章看起来让人如此触动,感觉每一个字都敲动心弦,每个字都是他骨头内涌动的鲜血。

处于这个时代的我们很难想象那时候的他们因为居住证问题东躲西藏,同一个国家的人为什么不能在同一片土地上自由行走?

还好,如今只要持着身份证就能走遍中国大陆。


“没户口就没福利,想扎根太难”

网上对于外来务工人员到底是回乡还是继续在城市挣扎颇有争议。

有个网友表示:他在广州工作了20多年,从1986年来广州读书,1990年中专毕业后就一直在广州生活和工作,当时他们是包分配的,其他同学都进了国营单位拿着100多元的工资,而他勇敢地去了顺德一个香港老板的私企,工资比同学多一倍,后来又跳槽到台资企业,在珠三角“混”了4年,1994年回到广州开了个店做批发。

虽然现在房子有两三套,孩子、父母也都在广州生活,但总感觉自己还不是广州人,因为户口不在广州,没有医保,父母七八十岁了,坐车也没优惠。孩子读书交了5万元赞助费,现在小学毕业,成绩不错,但因没广州户口不能派位,只能去考民校。所有这些,都让他感觉低人一等。

回乡则意味着要放弃现在拥有的一切,不甘心。

然而想在这扎根,又太难了!

有门槛,但门总归不是关着的”

那么,因为户口问题而无法在异地享受福利的问题,何时才会解决呢?

有个朋友跟我说:“就好像美国不是每一个州都同性恋合法一样,那我们也可以说,为什么同性恋人不能在美国每个地方自由发展呢?政策这东西不能这么片面地看。”


没有天生就能轻易得到的权利,权利与义是相辅相成的!

其实大城市一直都在给外地人各种机会。

北京、广州、深圳的积分落户政策就是例子。尽管有些门槛,但门总归不是关着的。再说,要是谁都能自由地在中国各个角落享受福利,中国也不会有今天的发展。

正是福利政策制约着每一个想涌入大城市的人,都往同一个地方挤,让这个地方接近临界点。

所以,你在大城市首先要履行各种义务,然后量力而为去奉献,继续奉献,让这个地方可持续发展下去

从过去的居住证到今天的户口问题,一切都在循序渐进着,美国废奴制也搞了一个世纪才完成,户口问题究竟何时彻底解决?

所有人都努力地走向那个看似近在咫尺的门口,尽管现实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内容提供:张大可,现居住三元里(资料参考:《中国质量新闻网》)

城中村故事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我们

致敬所有外漂游子,分享平凡生活的哲学

点击阅读原文,了解更多小人物的奋斗故事


Copyright © 广州书皮纸种类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