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书皮纸种类联盟

小小说丨儿就在你眼皮子底下

晚报副刊精读 2018-06-19 14:32:26

母亲  网络图片


祥子决定出门了。他安排好女人三妮后,就抓住娘的手说:“娘,祥子出去找活儿干了,得赚钱。娘,记住别剩馍剩饭地吃凉的,你这胃炎很快就好了。”


祥子一到地儿就打来电话:“娘,我找着活儿了,在一家物业公司做业务,这活儿可不孬,包吃包住底薪一两千……啥是底薪?就是我见天睡大觉,人家都给一两千。老板还说了,干得好,每月还报销手机费,多带劲呐。”


祥子前面的话真令娘激动,可令娘更激动的在后面,因为祥子又着重说了工作的地方就在县城,离家也就二十多里地。“娘啊!俺就在你眼皮子底下,近呐!”祥子说得很轻巧,说着说着就笑了。娘不知道物业公司是干啥的,高兴的是儿子干活离家近,要回家就像串趟门儿走趟闲亲戚那样随意,娘嘴角一扬,弥勒佛似的笑了:“儿啊,眼皮子底下好,还是眼皮子底下好哇!”


祥子隔三岔五就给娘打一次电话,祥子在电话里总会把话说得若无其事,吊儿郎当。娘就在这头责怪:“祥子啊,你就在我眼皮子底下,又没啥事,别打恁些电话,多费钱!”祥子就在那头笑:“娘啊,我说过,我的手机费公司报销哩,俺就想在你眼皮子底下耍耍嘴皮子哩。”祥子挂了电话立马就不笑了,他听得出来,娘想儿了,他还听得出来,娘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


祥子往家寄了第一次钱后,又给娘打电话:“娘,想祥子了是不?我一个大老爷们,有啥好挂念的!我就在你眼皮子底下,你一拽我就回去了。你不知道啊,在这儿吃得好,住得好,经理看我人实诚,经常让我陪他出差哩,一出差,我们就要走咱村前的那条大马路,有一回我还看见你正在屋前那棵柿树下和三妮说笑哩,嗯,我还看见房顶上晒一簸箕柿子哩,红彤彤的可漂亮了,天冷了,该添衣裳了娘。”


母亲   苗青 摄


“这孩子,眼真尖!晒啥柿子啊?那柿子都是从树上掉下来的,我放房顶上喂鸟崽子哩。”娘虽嗔怪,心里却像喝了柿子汁,甜丝丝的。娘再躺在门前摇椅上时,就开始幸福地望着村口那条马路出神,没准哪一眼就和祥子望个正着呢,望着望着,娘就觉得病轻了,想着想着,娘就睡着了。


望得多了,娘的眼也瞅坏了,就像被鸟雀啄坏的柿子皮。祥子再打来电话,娘就问祥子:“哪天哪天娘正在躺椅上朝路上望,你看见娘了吗?”


“娘,我看得可清哩。”


“那你咋不下来回屋歇歇?”


“娘,那儿有红绿灯,不能停。俺没停车,可俺给你打喇叭了,你没听见吗?俺给你打喇叭就是对你说,俺看见你了,就是给你说话哩,娘。”


娘想起来了,的确听到过喇叭声,响声从路口上下来,拐着弯儿迫不及待地跑到娘跟前,围着娘转。就像调皮的祥子给娘的耳朵挠痒痒。娘越想越幸福,这孩子进一次城学能了!


娘想着想着又睡着了,娘搂着祥子儿时的照片,手里还拽着孙子的风筝线,娘睡得很沉很安详。三妮再来唤,娘还沉浸在美梦里不愿醒来。


祥子到家已是第三天晚上,没人问这二十多里路祥子咋走这么长时间。


祥子在娘坟前烧纸,也悄悄烧了那张火车票,广州—驻马店。


娘的遗像前,三妮嘴角抽了抽,始终没告诉娘,祥子是在广州拾破烂。


Copyright © 广州书皮纸种类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