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书皮纸种类联盟

多年来没有扔掉的零星记忆

你的故事 2018-06-19 14:09:27


今天晴天,黄昏也无聊!整理一下书报、文章的剪摘。这些都是多年来从报纸或者杂志上保留下来的文字。有97年戴安娜之死的一份号外报纸,那份报纸总有哀伤的格调,也因为那份报纸的纸质是很差的,所以11年后就已经很发黄变旧了!也有报道张国荣之死的专题报纸,想想,六年快要过去了。在那些报纸中还有中国打入韩日世界杯的珍藏版报纸,看看中国足球现在这副德性,那份报纸真是珍藏版了。我也保存了04年阿拉法特病重的报纸报道,这个中东的英雄已经长眠约旦河西岸!也有2000年巴乔转会布雷西亚的消息,那时的足球报纸都大行其道地说巴乔是忧郁的,有着忧郁的眼神,他们并不懂巴乔!我也有96年欧洲杯的赛程表和31场比赛的赛果,德国人在那届欧洲杯最牛的比赛并不是在决赛中2:1战胜捷克捧起冠军,而是在半决赛中点球淘汰了老冤家英格兰人,那场比赛才是德国人认为他们踢得最牛的比赛。在那些保留下来的报纸中也有许多关于鲁迅的剪报,还有一些我的博客文章的手稿,文字都是乱得只有我能够看懂的。有时我想到写一些文章时就会随手拿起一张纸来写的,下笔很快也乱,半个小时就能够写出千字来,但旁人是无法细看清楚的,所以有许多人也会问我是否在研究着六合彩?还有的一些零星东西就是让岁月改变得发黄的剪报和图片。我找到了一份南方都市报在07年9月刊登的采访专题《韩寒“更加不把自己当一回事了”》,我想搜索出这篇报道发到网络上,但事过境迁,当时韩寒的思想和文字或者已经没有多少意义了,每一个人的思想也会随岁月而发生一些改变的。我也看到了一篇07年的报纸文章说李寻欢并非是天蝎座而是双鱼座的,说到星座,人生就多些无聊的话题了,李寻欢到底算是什么星座的,或者古龙转身活过来也只能随口说几句。看那些星座文章不如看些郁达夫的散文,这两者并没有相关,我这样说只是觉得郁达夫的散文真实而有点颓废,说星座的人不是喜欢这样说人生的吗?而我的手边也有一本郁达夫的散文集。


我又看到一份广州地区07年9月初的报纸的一张头版上的一张巴乔的照片,头版上还有几个大字报道了巴乔的广州之行。我想到了07年9月的一个上午我在广州新机场见到了巴乔的情景,时间流逝的真快,但那个上午仍能够历历在目!那次巴乔的广州之行,我还有几份对巴乔的报道的报纸保留下来,当时我将其中的一些报道寄给了一个在北京读大学的女乔迷。当中的报道就有广州日报、信息时报、南方都市报、新快报,我记得没有羊城晚报在内。真是 有许多零星的记忆和剪报仍留下,其实有些留下的书报真是没有什么用处的,但烧了也是不必的,就这样留下许久了,到这个黄昏时又让我在无聊中翻了起来,这时我听到楼下父亲叫我吃饭的声音了。


吃了饭,洗了碗(真是我洗碗的),时间就到了晚上七点十二分了。再翻着还没有翻完的那些报纸和文章,这真是有点打发无聊时间的味道。昨晚的七点半时分我在给奉先打去电话,那样总比这样少一点无聊,明年的正月初六不会做这样无聊的事了。08年4月19日的一份报纸的头版写着一些大字:中石油破发,3100点失守。我也看到了一篇格非写的《什么是小说的作者》,格非是清华大学中文系教授,格非在文章中说现在中国的小说没有作者,只有叙事者,他们的写作不是为了卖钱就是在写着谁都看不懂的小说。格非最后说文学就是失败者的事业。我并不很同意格非的文学观点,但那篇文章不妨看看。我看见一张03年8月的护照专递邮费的发票联,这些没有必要多说了,只是让我记起到底是什么时候曾经的事。我看到了一张06年11月的报纸:叶匡政再次猛烈抨击文学现状。诗人叶匡政列举了中国当代文学的十四种死状,说文学理论死了!文学研究机构死了!作家死了!叶匡政连说十四个“死了!”。接下来有点意思的是,我翻到了一篇朱正写的纪念鲁迅逝世70周年的纪念文章《重读鲁迅的〈“寻开心”〉》。朱正写这篇文章最后说到反对今日新的读经主张,但我却想到另外的一些话,鲁迅的一篇《“寻开心”》收录在《且介亭杂文二集》中,鲁迅在《“寻开心”》中说到作文要玩玩笑笑,寻开心。读者不必很老实厚道地去读一些作者随便玩着写的文字。这让我想到《野草》,许多人也说《野草》开创文学先例,伟大到不得了,但如果鲁迅没有写出无数战斗的杂文来,那么《野草》并没有多少可以解读的精神高度,我也不认同许多人对《野草》以为伟大到不得了的观点,我认为《影的告别》是诀绝的快意,但许多人也认为《影的告别》写得绝望无比。我一向不同意说鲁迅是绝望的,鲁迅只是悲观,说鲁迅绝望不过是没有读懂鲁迅罢了。说到散文集《野草》,当中也有些鲁迅寻开心的散文,《狗的驳诘》和《立论》也是鲁迅“做梦”的说话,有点寻开心的味道在内。


我还保存着许多足球的卡片,有世界杯的卡片,也有一些球队和球星的卡片。我最喜欢的一张纪念卡是巴乔的,我不舍得将那张纪念卡放到钱包中去,是不想将那张纪念卡压坏了,所以就放到了书桌的玻璃板下,旁边还放着四张周恩来的纪念邮票,许多年过去了,那四张邮票是我在很久前从一个朋友乱七八糟的书柜上搜到的。这些东西都是不值钱的零星的记忆,与岁月有关,用来打发一下无聊时候还是能够让我感到不坏的。岁月流逝,多少光辉成昨,留下的就是发黄的记忆,供一个黄昏时分打发去。




作者:听说阿三曾飙车,未经本人授权,请勿转载,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分享故事 感悟心境

小蜜蜂会不断的为您呈现丰富多彩的故事

让更多有故事的人或事在这里汇集

小蜜蜂也欢迎您的来稿

好故事一起分享哦!


如果您喜欢,点击上面标题下的「你的故事」可快速关注或长按识别二维码进行关注


Copyright © 广州书皮纸种类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