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书皮纸种类联盟

白茶的朝圣者

茶韵谷 2018-06-19 06:08:13


朝圣者是指参加朝圣的人们。朝圣者都是朝着他们认为的天堂方向朝拜的,一般都是庙宇和高山等。他们的朝圣之路都是通往他们内心认为的最神圣的地方。朝圣者在朝圣途中有五步一拜、十步一跪的礼仪。

 


    当我看到一个女子着一袭果绿色的茶服,腕上戴着一串沉香珠串,长长的直发拢在脑后,神情庄重的坐在中巴车里,半扭着头朝窗外看,此车的目的地是福鼎点头镇,热火朝天的白茶交易市场所在地,不由得想起“朝圣者”!

    在我看来,来点头镇白茶交易市场的人大体分两类类:一类是是进货的,一类是来闲逛的。这两年白茶市场走势越来越好,名声越炒越响,自然会寻到这里。这个市场可供选择的白茶品种不仅多,商户也多,很多家里就有茶厂,相对价格也会略低。当然这也是仁者见仁的事情,不可一概而论。前一类目的很明显,茶在他们眼里是商品,可以产生利润,这些人只有一种,就是茶商。后一种,福鼎白茶在他们眼里是福鼎的地标特产,包括旅游者、采风者、摄影爱好者、茶游学的学员等等。当然还有一类在这两类之外,也有可能结合着两类,又附加一些别的东西在里面。


今天看到那个女子,我突然觉得“朝圣者”这个词最恰当。可能也是做茶生意的,然而又不像。亦如当年的自己。义无反顾的飞奔来,一路颠簸、辗转。从云南,广州、武夷山、政和,一路走来,岂不是一路一叩首,一路一停顿,只为一杯白茶。想看看它的家乡,它是如何从一个嫩芽历练成杯中的香茗,这淡香清韵在枝头就有的吗?阳光关照下的它又是如何一点点蜕变的?白茶饼怎么做出来的呢?白茶树是高的还是矮的?........

 


     记得从2007年正式全心做白茶开始,就一直想知道它的来龙去脉。于08年第一次踏上福鼎这片土地,下着雨,连续三天,那时候还不知道有点头,晕晕的就来了,走访了两个比较知名的大厂家,实际当时都处于建设中。记得那年没有带走一两白茶,反而带走了几斤绿茶。匆匆的来去,前后不过三天。期间对于白茶产地一度产生混沌感,看书,找资料,以至于2009年写就的白茶文基本都是杯中的感受和找来的资料拼接而成。

        2011年再次来到福鼎,是因为一则新闻,说点头有个茶叶交易市场。一路的询问,一路的打探,那时没有导航,很多地图标记的也不太清楚,好在热情的福鼎人一路相助,找到了这个冷清清的市场。到了点头还打听了好久,看着这个市场几乎没有人,一个大幅标语“脱毛针交易市场”,那么白茶在哪里呢?好不容易找到一两家卖白茶的,老板都很不情愿提白茶,说这白茶不好卖,一年卖不了几斤。对于我,看到一大包鲜灵灵的白茶在面前,根本就不管他们的抱怨,在我眼里,白茶根本就是灵芽,捧起来,贪婪的闻着茶香,鲜叶的香气尤甚。总想早到一种方法提炼出来,然后带在身边,时时可以闻得茶香。



      后来每年都在春季时来,一呆十天半个月或者更长时间不定,有时自己来,有时带朋友们来。有茶在身边,就安定。

 想想,每次乘坐飞机或者坐车来福鼎,心里默默地拜,又近一点儿了,又近一点儿!市里都不肯呆,愿住在乡下,山上,一步一叩首地


攀登,为茶而来,看着茶树,有一种说不清的敬畏,采着茶芽,和厂长一起晾晒,心里都会有种感动和感恩,还觉得是种不可思议的奇迹,是天地对我们的恩赐。

 


     如今,像我当年一样的人越来越多,从四面八方而来。只因白茶香气自然,滋味淡雅,如同远处山上飘出来的,顺着这香、这茶味寻了来,不为别的,为心里那份执念,为仰望不可见又想见,于是我们出发了。做一回白茶的朝圣者,来拜古茶树,来拜一片片茶园,来拜做茶的师傅,来拜老白茶的藏者,来拜这片山水,这片树林,这弯弯曲曲绵长的路,,,,,,,

     我们着隆重的衣裳,用虔诚的叩拜姿态来对每一棵茶树,每一个茶芽,看着它们饱满而灵动,常常发呆,是一种停顿般的思索,飞了思绪又飞回来,依然觉得是一种难以置信的不可思议。为自己的一份痴迷、一份执念、一份敬仰膜拜的感情、一份靠着就安定的心,做一位“白茶的朝圣者”!

 









茶韵谷



公众微信号:chayungu
长按二维码关注



 

 


Copyright © 广州书皮纸种类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