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书皮纸种类联盟

时间之外 万古长空——台湾优人神鼓舞团的道与艺将登陆泗洪!

阅泗洪 2018-06-19 09:40:44



优人神鼓舞团的道与艺
时间是什么?优人神鼓舞团创办人刘若瑀说,时间是头脑的创造,记忆透过时间而存在。
  时间之外是什么?优人神鼓舞者黄志群说,万古长空,一朝风月,既在时间之外,也在时间之内。

  佛家云,言语道断,心行处灭,故禅宗不立文字,此后有以禅入诗、以禅入茶、以禅入武,唯台湾优人神鼓,独创以禅入鼓,被台湾文艺评论家林谷芳誉为“实践道艺合一”的表演团体。



  今年4月,我在两岸小剧场艺术节上初次看到优人神鼓摄于2008年的纪录片,记录了全团云脚台湾50天、1200公里的行程,白天行路,晚上在学校、寺院、露天演出30场,为剧团手作20周年成年礼的全过程。我惊诧于他们明明是表演者,在台上击鼓、起舞,可那身气质又与这世上的绝大多数演员迥然相异——不再用悲痛来引发悲痛,用热情来点燃热情,而是只专注于自己的身体,进入禅定的状态,但定后的他们并非静止,而是先定后鼓,在定中鼓!终于,今年6月,优人神鼓首次携作品《时间之外》造访内地,在广州、上海、北京上演,引起惊呼一片。“大骤雨”“千江映月”“涉空而来”“蚀”“漩中涡”“时间之外”六个篇章,将观众带入无垠宇宙。镜面地板将所有动作倒映于地面,似真似幻;源自中亚的神圣舞蹈,舞者的头、手和脚分别以不同的节拍精准动作,非高度专注不能为之;取自宗教仪式的苏菲舞旋转不停走向天人合一;一反其常态设计的黑白素色服装;鼓声与灯光的配合,精确到秒;多媒体设计的骤雨、宇宙黑洞,将舞台空间延伸至无限……舞台上,寂静空灵,却又鼓声激越;鼓者专注内心,可是音乐、肢体、吟诵,无一不具强大冲击力;用光用色至简,意象又丰富至极;它是灵魂与宇宙的无形对话,也是视觉与听觉的有形盛宴。动与静、身与心、禅与艺,毫无违和感地交融在一起。



  如果说音乐、舞蹈、武术、吟诵,以及舞美、服装、灯光的呈现,一切都是刚刚好,那么,这台演出最好看的是人,是演员身上浑然忘我的状态,是其只专注于当下的用心。对优人团员来说,日复一日的打坐、打拳、打鼓,以及长途云脚,是通向修行之路,亦是修行本身。

  独特的训练体系造就了独特的优人神鼓。刘若瑀在纽约大学学习表演期间,曾跟随波兰戏剧大师、“质朴戏剧”理论创立者格洛托夫斯基,在山林中接受一年的艰苦训练,格洛托夫斯基提倡舍弃布景、灯光等复杂的演出形态,从大自然和古老文化中吸收能量,激发演员潜能,寻找先人累积传承的世代记忆,用身体知觉来展现人的本来面目。他不仅熟稔中国道家文化,对佛教也参悟颇深,曾于印度修行3年,他教导刘若瑀“让你的内在有两只鸟”——学习觉知,时刻观察自己。感悟到格洛托夫斯基的思想源自东方后,1985年刘若瑀回到台湾,发愿遍访台湾古老文化,把自己“种”回台湾的土壤,从传统文化中吸取养分。



  1988年刘若瑀在台北近郊老泉山成立优剧场,1993年邀请精通广东狮鼓的黄志群入团。习武出身、曾当过云门舞者的黄志群,去中国西藏、印度云游,在高僧带领下走上禅修之路,把“先学打坐,再学打鼓”的理念带给优人神鼓。刘若瑀和黄志群,一个在西方学习,一个在东方学习,殊途同归,不谋而合,都将禅带到了优人神鼓,于是禅修、打坐、觉知,成为“优人”的灵魂,而击鼓、武术、神圣舞蹈、苏菲舞等来自东方的传统文化构成了“优人”的机体。
  观优人神鼓的作品,鼓、武、舞,无一不是来自东方传统,可是经过了艺术再创造和团员的吐纳吸收,呈现为蕴含东方美学的当代艺术。在优人身上,禅的减法、艺的加法,以及传统的消化,都不需要用头脑解释,而只要如实地做,它们都是帮助自己达到觉知的途径。
  于是,观看优人的演出,便成为非常特殊的一种体验,无剧情,超越视觉和听觉。舞台上,演员游刃于音乐、肢体、戏剧多种表演方式,凝神专注、出神入化;舞台下,观众屏气凝神,观察体悟,跟随演员共入禅境。这一瞬,虽然只于当下,却似时间之外!








人民日报文艺
微信号:rmrbwy
本文刊载于《人民日报》 2015年7月23日24版。转载请注明来源



Copyright © 广州书皮纸种类联盟@2017